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博狗集团2017网站多少 及时的资讯网站_最新明星八卦

捐全身器官留双脚‧“我要女儿灵魂回家”

阅读: 376| 点赞:465| 收藏:715
捐全身器官留双脚‧“我要女儿灵魂回家”(槟城)28年前,当时任马佛青总会会长拿督陈颖椿毅然签下器官捐献同意书,并向家人宣布:“当那一天到来时,你们要替我决定,甚幺时候才是最适当(捐器官)的时间。”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女儿陈美慧的“时机”却比他早到了一步。2008年,因患上先天性脑动静脉畸形而到法国动手术的陈美慧医生,在法国被宣判脑死,令为父者陈颖椿一度悲痛欲绝,彷彿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但在那一瞬间,他脑中忽然“亮”起女儿捐赠器官的遗愿。他心想,即使女儿不在人世,但捐赠器官之举至少可让她的器官继续留在人世,于是,他当下忍痛捐出女儿的所有器官,独留女儿的一双腿。这是因为他希望客死异乡的女儿能“有脚回家”,免得成了有家归不得的孤魂野鬼。陈颖椿自青年时期就学佛,半辈子都活跃于佛教活动,他自然明白生命无常,只是,当无常降临在自己身上时,却教人难以接受。他对《》说,2008年3月,37岁的女儿陈美慧出发到法国接受治疗时,全家人包括女儿自己,都没想过这是他们永远的诀别。“她在巴黎的时候,每天都跟我联络,要回国那天早上,她还在简讯告诉我,说下午要回来了,结果下午他们就通知我,她又进院了。”他本来还想叫美慧多休息几天才回国,可是美慧却坚持要回来。“当他们说她进院了,要我过去时,我就知道情况不妙。赶到医院后不久,医生就宣布她脑死。”拒让女儿魂魄留法国女儿永远不能醒来了,这项晴天霹雳的消息,令陈颖椿措手不及,悲痛万分。他凝视着在病榻上的女儿,回忆起女儿从出世、成长,到蜕变成别人的妻子和母亲的点点滴滴,还有她勇敢抗病的过程,陈颖椿越想就越痛苦。“她不过30多岁而已,还没有走完人生的一半,却已经躺在那里,永远也醒不来了。”就在这一刻,陈颖椿忽然想到,女儿虽不在这个世界了,但至少她的身体还在,她的器官还活着。他说,他记起自己在1980年签署捐赠器官自愿书时曾经对家人说过:“你们要替我决定,甚幺时候才是最适当(捐器官)的时间”,也想起女儿签下捐献器官同意书的那个傍晚,也如此告诉家人。于是,他强忍悲痛,对医生说:“她的脑已经不能用了,你们看她的甚幺器官还能用,统统拿去救其他人吧。”“想不到,结果竟然变成是由我来替她做决定,虽然很伤心、很辛苦,但我知道必须要快点做决定。法国医生当时一听到我这个来自东方社会的老人家,主动开口说要把女儿的器官捐出去,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过,当医生向陈颖椿说明他们将採用的器官时,陈颖椿却突然向院方提出一项要求,即他想要保留美慧的双腿。他说,他不要美慧的魂魄独留法国,他要美慧和他一起回返大马,所以美慧不能“没有脚”,由此可见,他对女儿是多幺的不捨。他在向记者覆述这个过程时,语气平淡,但他疼爱女儿的“深情”却让人动容不已,闻者无不为之鼻头一酸。器官可捐西方人在决定让医生取出美慧的器官前,陈颖椿得知其中一名急需一颗心脏续命的受益人是一名30多岁的法国人后,忽然担心起来:美慧的器官适用在西方人的身上吗?“医生向我保证没有问题,既然有人在等着美慧的器官续命,我还等甚幺呢?美慧是医生,她一直都在救人,这可是她最后一次救人了。”历时两小时的手术,所幸器官也“无分国籍”,那个法国人最终成功移植美慧的心脏。不想知谁是受益人陈颖椿不想知道器官受益人的身份,也不想知道他们移植手术的结果,更不想知道他们的近况。对他来说,美慧已经帮助了这些人,这就够了。“那个时候,医生告诉我,美慧的心脏已经移植到一个法国人体内,手术顺利,这样就好了。美慧的器官能够帮助其他人,我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健康地活下去。”可是,陈颖椿的妻子许梅蕊却持有不同的想法:“我知道这是不符合规则,可是我还是会想知道,接受器官的人是怎样的人?移植手术成功了吗?受益人现在还好吗?”捐器官属悲伤辅导她说,她只是想知道,即使女儿已经不在人间,至少她的器官还在这个世界上,健康地继续活着。在大马,愿意捐献器官的人不少,可是往往因为家属的犹豫不决和医院的技术性问题,导致不少人错过捐赠器官的时机。事实上,器官捐赠也是一种悲伤辅导,国外调查显示,器官捐赠对家庭成员处理悲伤情绪和过程有正面的影响。不少家属在同意让垂死的亲人捐出器官后,都能从中找到慰藉。捐心肝胆肾眼角膜皮肤当陈颖椿决定捐出女儿陈美慧的所有器官后,法国医生马上深入检查陈美慧的遗体。过后,医生决定使用美慧的心脏、肝脏、胆、肾、眼角膜、皮得以遗爱人间。陈颖椿披露,治疗女儿的法国医生可说是最权威的专家,而有关手术的风险不超过5%,所以,在女儿动身前想过自己回不来,她而已。他依稀记得2008年的一天早上,当他驾车载美慧到槟城中央医院上班途中,听见美慧说自己的眼睛有时候会看不清楚,还以为女儿是过于操劳所致。讵料,检验结果却指美慧患上先天性脑动静脉畸形。事后,美慧四处找资料,最终决定到法国接受治疗。她还亲自写信给医院和卫生部,还和法国当地的医生联络,也获得政府的津贴。回国前病情恶化到巴黎接受治疗前,美慧还到南非参加一个研讨会,当时适逢全国大选,她还抽出一天的时间赶回来投票,然后又匆匆忙忙回去研讨会,展现过人的毅力。3月11日,美慧到巴黎动手术,术后情况良好,她按照预定行程于16日动身返马的那个早上,还广发电邮、简讯通知亲友,可是,当她到酒店收拾东西时,突然头痛及抽筋,再被送入医院。儘管病情恶化,她仍坚持拨电回家,不要家人为她担心。餐桌上谈论捐器官美慧是在1990年代末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当时她已经从澳洲的大学毕业,正在槟城医院工作。陈颖椿说,当年他签署器官捐献卡后,还和美慧解释捐献器官的善举,直到十多年后女儿成为一名医生,反倒回来告诉他,捐献器官可以帮助别人。“那时候,我们常常在晚餐时谈论各种事,美慧就是在餐桌上告诉我们这件事,还劝大家加入捐器官的行列。”陈颖椿是马佛青的顾问及国家肾脏基金会北马区副主席,加上女儿又是一名医生,他深知病患有多需要这些器官来续命。此外,陈妻许梅蕊披露,在丈夫和美慧的鼓励下,他们全家人都愿意捐献器官,只不过尚未签署捐赠同意书。“颖椿签署器官捐献卡时,我也想签,就叫他拿表格给我,结果他竟忘了。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等美慧签了捐器官卡时,我的年纪都已经这幺老了,也就没再去填了。不过,美慧弟妹都愿意捐器官。”小档案主角:陈美慧年龄:37岁职业:医生家庭状况:已与丈夫陈福祥离婚,两名儿子分别7及9岁离世原因:患先天性脑动静脉畸形,动手术后脑死1990年代末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捐出器官:心脏、肝脏、胆、肾、眼角膜、皮肤和关节的软骨组织新闻背景患先天性脑动静脉畸形脑死在槟城中央医院任麻醉师的陈美慧,2005年发现自己患有先天性脑动静脉畸形后,2008年3月到法国巴黎就医。她于3月12日动手术后情况良好,原定16日回国,但就在回国当天,她突然头痛及抽筋,并被送到医院动第二次手术,但最终陷入昏迷。9天后,她因脑部大量出血而于3月26日被医生宣判脑死,令父亲陈颖椿悲痛不已。由于她生前已签署器官捐献卡,家人事后尊重她的遗愿,捐出她的所有器官。动静脉畸形瘤(AVM)是血液循环系统的其中一项缺陷,是由纠缠不清的动脉和静脉构成,外型像血瘤,但其实是血管无法正常发育所造成。AVM被认为在胚胎或婴儿时期已经形成,可说是先天性的疾病,病发率约0.14至0.5%,无从预防。擅长钢琴及歌唱的陈美慧中学毕业后,就到新加坡深造,她过后到澳洲唸医科,毕业后在槟城医院就职。婚后,她随前夫陈富祥到英国时,虽怀了第二胎,仍继续进修课业,并在产子隔天考试,过后取得两项专科资格。美慧逝世那一年,槟州政府颁发一项杰出青年奖给她,可惜她已无法和家人一起分享这项殊荣。‧2010.08.1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