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博狗集团2017网站多少 及时的资讯网站_最新明星八卦

小金山马口沧桑‧早上夜来香‧晚上倒夜香

阅读: 764| 点赞:111| 收藏:626
小金山马口沧桑‧早上夜来香‧晚上倒夜香每个地方都有它的故事。只要走入当地人群,或许只需要短短的一天或半天用心留意,你就会看到,或听到许多当地独有的人、事、物。坐落在森州边陲的马口小镇,虽然没有凄美哀绝的传说,或惊天动地的新闻事件,但它独有的、当地人称为“吃三关”的美食,总教久别马口的乡民念念不忘,返乡必吃。此外,马口长久以来也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早上《夜来香》,晚上“倒夜香”。这句顺口溜的背后,有着让人闻之啼笑皆非的故事。马口这名字怎样来?马口这个名字听来满有趣的,许多人都满肚子问号:这个地方为甚幺叫马口?是不是跟马有甚幺关係?这,就不得不提一段尘封往事了。马口开埠至今已有100年历史,早期更有“小金山”之称。当年因为要将围绕周围的原始森林开发成种植区,众多先贤都当“树桐”是金,结果这个地方造就了许多“树桐大王”。那个时代,马口各区需要很多劳工,许多人到洋人财团成立的橡胶园坵如南洛、牙直利、哈利逊中出卖劳力。前任佛教会主席饶进见(73岁)说,当时马口引进了很多从中国远渡重洋而来的广东人和福建人。一些捷足先登的先贤生活安定下来后,便写信回中国告知乡下的亲朋戚友说要来园坵工作的话,就请在“芭口”集合,那里自会有人接应。芭口变成马口所谓“芭口”,就是那些还未开发的森林。大芭就是森林的意思,口即是路口,因此在“芭口等”的意思就是在还未开发的森林路口集合。久而久之,一些从中国来的先贤都在各园坵落地生根,经过时间的推移,当地人渐渐把“芭口”叫成“马口”。或许是“马”到“工”成,听起来也满好意头的,这个名字就这样流传至今,所以绝对与动物扯不上关係。大马有不少人口较少的乡镇,大部份人民很可能听都没听过,甚至不知道她们在大马的哪个位置。对于马口这个小镇,或许你是陌生的,从来也未曾想过要到此一游,但如果想暂时放下忙碌的工作,出门透透气,马口等这些小乡镇,绝对是很棒的选择。听前任佛教会主席饶进见说,马口的发展可分数个阶段:二战前英殖民地(1920年)──日治时代(1941年)──和平后(1946年)──紧急状态时期(1948年)──独立期间(1957年)──解除紧急状态(1966年)──发展萌芽(1970年)──发展高峰(1978年)──经济不景气(1985年)──经济复甦(1990年)──政治大海啸和金融风暴(2009年)。对马来西亚经济也有一份贡献的马口,虽没有很具体的历史纪录或闻名古蹟,却準能让踏足其中的旅客有不一样的感受。逼共党指认同志早上《夜来香》晚上“倒夜香”在马口,有个关于“早上《夜来香》,晚上‘倒夜香’ ”的故事,故事的来源也只有老一辈的马口人才知道。老马口王崇昌(80岁)回首马口1948年实施的紧急状态时期时说,当时他才19岁,整个马口只有两排商店,也就是目前的马口大街。当年,马口有一个大草场,一间旧警察局,两者毗邻,人口有两三人。每週日早上7时许,就有一辆播放着当年最流行的华语歌曲《夜来香》的英军车,在马口大街逡巡。王崇昌说,《夜来香》并不是要给人民聆赏的,而是召唤所有居民集合在大草场,让“山老鼠”辨认。所谓的“山老鼠“,就是当时的共产党地下份子,英军把他们关在一个只开一个洞口的木箱里,“山老鼠”就在里头指认他们的“同志”。“只要一经‘山老鼠’指认,英军就会把那人当作共产党的‘同党’,立刻关起来治罪。”王崇昌说,英国统治马来亚时,有很多地下份子与英军对抗。因此,戒严时期人人得吃大镬饭,目的控制米粮,不让人们资助“山老鼠”,其中有很多居民无辜冤死。当时的马口还没有电流供应,夜晚是用火水灯照明,更甭说有抽水马桶了。住在马口大街的人,平时都是以桶盛装排泄物。每天半夜一两点,一辆罗里便会载着木槽和粪桶,到位于店后的厕所清理排泄物,工作人员会把所有“夜香”收进木槽里,换上乾净的粪桶供使用,那些盛有“夜香”的桶则带到森合板厂边的河流清洗。由于“早上播夜来香”和“晚上倒夜香”皆发生在同一地点,脑筋转得快的民众遂将之编成“早上《夜来香》,晚上‘倒夜香’ ”这幺一首顺口溜了!组织乡团照会同乡马口的乡团组织特别多,还有一条叫会馆街的街道,在50年代成立的会馆就有客家公会、泷江同乡会、高州会馆、福建会馆、东安会馆、华人益寿社、海南公会、潮州会馆。马口华团联合会主席吴志芬(71岁)说,乡团组织主要供作互通讯息的沟通作用,一些从中国来马口寻找机会的“乡里”,也会通过会馆的座办把钱汇到家乡。他披露,自20年代起,马口附近的榕吉、日来、弄边、亚依淡等,都是园坵,橡胶业异常蓬勃,因此需要很多的劳工。园坵除了要割胶工友外,也需要很多的“驳树”工友。这些“驳树”工友的职责就是将胶树的秧苗驳接至其他品种的胶树上,以此技术“改良”的胶树,胶汁产量特别多,胶树也特别“快高长大”。每逢园坵“粮期”(支薪水)、华人佳节,各地的华裔园坵工友皆会集中在会馆联络感情,诉说彼此的生活状况。在60年代,每逢农曆新年,会馆还会“斗”烧鞭炮,非常热闹,马路红彤彤一片,意味着“鸿运当头”。电影是唯一消遣50年代的马口,所有的园坵还是点用“火水灯”,每户人家都只有收听收音机,未见过电视机。当时,最出名的是李大傻讲古,鬼才伦文、狂侠、天骄、魔女,都是工友们最喜欢听的武侠故事。马口在40年代的第一间戏院坐落于启文小学附近,当时戏院设备简陋,播的还是无声电影。到了50年代,一座新的戏院“快乐戏院”才在会馆街开幕,成为附近园坵工友的唯一娱乐场所,60年代,陈宝珠、萧芳芳、胡枫、谢贤、张英才,都是工友们的偶像,每逢假期,戏院高朋满座。70年代的姜大卫、狄龙、双秦双林(秦汉、秦祥林、林凤娇、林青霞)所主演的电影都改篇自琼瑶爱情小说,如《我是一片云》、《海鸥飞处》、《汪洋中的一条船》等,是入青春期的中学生“最爱”。80年代,在录影带的冲击下,马口的快乐戏院和宝石戏院逃不过关闭的命运。如今,快乐戏院成了一座商业中心;宝石戏院则成为购物中心,着实令人惋惜。游子回乡必“吃三关”每年的清明、中秋、农曆新年等佳节,在外地工作的乡民都会回家乡,他们除了回家吃“团圆饭”外,也必定会去小贩中心及街边的档口“吃三关”,这3种食物已有半世纪历史。首先,我们先嚐“笃笃”,笃笃也叫卤肉,马口的“笃笃”是指猪的内脏,如猪肠、猪肺、猪腰、猪舌头、猪耳朵,甚至是猪眼,都是当地人的最爱。从事这行业已有30年的李亚妹(55岁),是从家翁手上接过来的。她说,在马口有两档“笃笃”,除了她的,另一档也已经营超过50年,从祖父传至孙儿已是第3代。他们都是在主要商业中心旁摆档,早期则分别在巴士站及学校旁摆档。在马口,如果不吃已有60年历史的叻沙妹叻沙,似乎是没有“归宿感”。马口人对叻沙妹的叻沙情有独锺,是因为没有放椰浆的叻沙仍有着叻沙的味道。曹美清(60岁)向《》记者说,她的父亲曹誌泉在40年代开始卖叻沙。当时,父亲是挑担到各会馆去卖,那个年代的叻沙一碗卖20仙,现在则是每碗3令吉50仙。60年代,曹美清在会馆街的前面摆卖,一些学生会在上学或放学时到来用早、午餐,她也会特别照顾这些学生们,加几片鱼片及麵、米粉,让学生们吃饱,才有精神上课。因此,当年那些如今已为人父或祖父的学生也会带儿女、孙儿、孙女到来叻沙妹档口吃碗叻沙,“感恩”叻沙妹当年的款待。吃过了“笃笃”、叻沙,自然要来一碗当地有名的“云桃雪花飞”。云桃雪花飞不是武侠招式,而是一种消暑饮品。云桃雪花飞是用中国的一种云头条来煮,凝结后呈青黄色,像凉粉。再加上雪花、生奶、糖、酸柑,即是一碗消暑饮品。东主毛泽祥(22岁)说,在马口只有这一家,其他地方也鲜有,从其祖父毛天富、父亲毛国华接手至今,他已经是第3代传人。“曾经有日本和台湾的旅客嚐过,也对它讚不绝口。”/副刊‧文:谭少来‧2009.06.0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